戒烟很难

当我十六岁的时候,我跟着我的母亲去找亲戚,出于对客人的礼貌,热情的主人总是递给我一支香烟,我拿起它,用火点着它,然后悠闲地用火抽着它。烟飞扬起来,一根烟很快就抽了,现在,我觉得很有趣,很有趣。在未来的日子里,每当我去拜访我的朋友和亲戚时,我都会像这样锻炼。渐渐地,我上瘾了,一天没有抽烟就感觉到了一种失落的感觉。

戒烟很难

读完师范学校后,为了消除紧张学习带来的疲劳,我每天都要买一包香烟。当时,我要付学费和读书,经济跟不上,我经常为此感到苦恼。幸运的是,我的未婚妻,在安福寺中学当厨师,总是以微薄的薪水给我提供帮助。

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,被派去学校教书。有了一定的经济收入,抽点钱就没问题了。结果,我每天抽一包烟,一个月花30元,一年花300多元。自从我从台州中学转到金龙中学以来,香烟的数量从一包增加到了两包,因为我经常在晚上努力写文章和材料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开始了一些吸烟的反应,经常出现头晕,胃闷痛,咳嗽等症状,我不得不戒烟,停止几天的反应停止吸烟,稍微好一点我再次吸烟。

转学到台山中小学担任校长后,吸烟量增加,成瘾程度越来越严重,扁桃体经常发炎,疼痛和声带受到严重影响。28岁的时候,我患上了严重的扁桃体炎和高烧,所以我的医生建议我做扁桃体切除术。手术后,我吃不下,喝不下,说不出话来,忍受了一个多星期的痛苦,然后休了两个月的病假。在这两个月里,我认为吸烟对我的健康有害,我决定从现在起戒烟。戒烟并不是一种习惯,偶尔会吃几个果糖来代替它。两个月后,戒烟终于有了一点眉毛,有了一定的保证,虽然有时也有烟瘾,但原因可以克服弱点。没想到,这时,我的老朋友王荣突然来看望我,我和他有十多年的友谊。起初,听到我戒烟的消息,我感到很惊讶,然后他怀疑地笑了笑。他立刻把好烟抽了出来,甚至强迫我抽烟,因为朋友的脸,我只好拿着他递给我的烟,他赶紧点了火,我只好推了一半去抽。烟,用一种巨大的魔法,一支烟他们的瘾出现了。

被调到新州中学后,工会发起了戒烟运动。我是第一个赞成它并提出实际行动的。为了保持这一活动的有效性,我还写了一份关于集体戒烟的报告,并将其发送到县广播电台接受。几乎每一个吸烟的老师都受到压力。但一个月前,烟民们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和折磨,而我却被困在烟雾缭绕的空气中。被调到东市二号后,我做了一次胆石症手术,有一次告别吸烟一段时间,但随着身体的恢复,我又重新开始了我的旧生意。

我知道吸烟有害健康,但有时为了消除疲劳,提升精神,还必须违背吸烟意愿。他的意志太弱了,不可能几次戒烟,几次失败。我想:如果今生很难戒烟,我们就必须停止等待来世。嗯,戒烟太难了!

上一篇:商会要善于掌握“三法”
下一篇:秋天忙着在写番茄酱